Tag Archives: 楷書

再略談北魏

有兩本多年前出版,已經被遺忘的平面設計及印刷製作書籍,可說是蒼海遺珠。中一的時候,我買了畢子融、黃炎鈐、鄭偉宗編著的《草圖與正稿》,1985年教育出版社出版,是我的平面設計啟蒙書藉。直至現在,我對印刷製作的興趣未有減退。書中闡述的,是平面設計由初稿到印前涉及到的所有工序,說的當然不是電腦排版了。書中有示範手寫廣告文字,用的是叫「雞腳字」的粗筆標題字體,和內文小字用的北魏體,以小號的圭筆蘸廣告彩書寫。早前到珠海拜會為蒙納設計製作中文字體的香港美術字老前輩郭炳權先生,有幸見到他七十年代手繪廣告字的真跡。他稱內文用的北魏體為「釘頭字」。當年最出名的寫字師傅,標題字筆潤每字十元,內文每字一元,收入可觀。要寫字,動輒要等一星期。五十至七十年代,照相植字仍未普及,活字字體選擇亦少,手寫字樣較為活潑多變,適合用於廣告。郭先生說,當時日航指定要用手寫字,一來喜歡其風格,二來因為照相植字的陰版來自日本,很多城市名稱的漢語用字都欠缺,所以手寫較為方便。

追尋香港的北魏楷書招牌

香港的店舖招牌算得上聞名於世。不論霓虹光管的、銅製的、木刻的、油漆的、膠片的,甚至近年興起的LED、噴畫等,無處不在,縱橫交錯,形成了獨一無二的城市面貌。從前,很多店舖都是一脈相承的家族生意,一門長遠的事業。店面的招牌代表着字號的商譽,必需大方得體,是店舖的視覺形象。傳統招牌,中文字多找書法家代為題字。人脈關係廣或財雄勢大者,可找著名的書法家或文人題字;樸實點,可找專門製作招牌的字匠。招牌的用料以耐用為主,如黃銅、鐵、木材、石米等,至較後期的不鏽鋼、水晶膠、阿加力膠片。耐用物料能豎立穩健、可靠、信譽等形象。當下的香港,租金飆升,加上市區重建,具歷史價值及本土傳統美學特色的店舖招牌已經買少見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