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Chinese

斜體的故事

The Leaning Tower of Pisa by Alkarex Malin äger via Wikimedia Commons 對一般文字處理軟件的用戶來說,要把字體「弄斜」,輕輕點擊一下「I」字圖示便成了。斜體(或稱「意大利體」,兩者其實有所不同)背後的歷史、意義和設計風格卻很不簡單。

Design 360° 訪談

轉載自〈對話:香港理工大學設計學院(譚智恒)〉《Design 360°》2014年6月第51期「字語」,頁26–33(英文版本在此) Design 360°:香港理工大學設計學院喬遷至新落成的馬會創新大樓,可喜可賀。整座建築的外觀氣勢非凡,我很想知道建築內部的導視系統是怎樣的。既然說到了您的專長,想聽聽您內行的角度。 譚智恒:謝謝!入駐扎哈·哈迪德設計的標誌性建築的確讓人精神振奮。相信新大樓也會為學院注入新想法,打造新風貌。相比之前的學院樓,現在所有學科的師生都能安居在同一個屋簷下,無疑是件幸事。 說到新大樓的導視系統,由我們信息設計研究室承接,目前仍在進行中。我們的團隊已經開展了原型設計和多項測試,確保系統達到我們的預期。我們預想了使用者的尋路路線,針對關鍵點設置相關信息,以防迷路。我們設計了一套清晰易懂的思維模型,便於使用者一目了然大樓內不同機構和活動。這個項目的關鍵詞是「系統」,因為我們設計的不是單個的設計品,而是一整套連貫統一的導視規則,儘可能地將其簡明化。既然大樓本身已經是一個標誌性存在了,我們決定收斂導視的鋒芒。我們不希望出來的效果太過張揚,這容易和整體的建築語言相衝撞。新大樓標新立異,沒有哪兩層是一模一樣的,它迴避了建築樣式上的節奏重複,變得不可預知。對此我們的思考是導視標識應避免給人突兀或喧賓奪主的感覺,而應一目了然。

Guiding principles for typography 文字設計的指導原則

Extracted from an interview with Keith Tam, Design 360°, issue 51, June 2014 What’s your guiding principle for typography? I believe that typography is situated at the intersection of language, culture, technology and aesthetics. First and foremost, typography rests on … more >

再略談北魏

有兩本多年前出版,已經被遺忘的平面設計及印刷製作書籍,可說是蒼海遺珠。中一的時候,我買了畢子融、黃炎鈐、鄭偉宗編著的《草圖與正稿》,1985年教育出版社出版,是我的平面設計啟蒙書藉。直至現在,我對印刷製作的興趣未有減退。書中闡述的,是平面設計由初稿到印前涉及到的所有工序,說的當然不是電腦排版了。書中有示範手寫廣告文字,用的是叫「雞腳字」的粗筆標題字體,和內文小字用的北魏體,以小號的圭筆蘸廣告彩書寫。早前到珠海拜會為蒙納設計製作中文字體的香港美術字老前輩郭炳權先生,有幸見到他七十年代手繪廣告字的真跡。他稱內文用的北魏體為「釘頭字」。當年最出名的寫字師傅,標題字筆潤每字十元,內文每字一元,收入可觀。要寫字,動輒要等一星期。五十至七十年代,照相植字仍未普及,活字字體選擇亦少,手寫字樣較為活潑多變,適合用於廣告。郭先生說,當時日航指定要用手寫字,一來喜歡其風格,二來因為照相植字的陰版來自日本,很多城市名稱的漢語用字都欠缺,所以手寫較為方便。

追尋香港的北魏楷書招牌

香港的店舖招牌算得上聞名於世。不論霓虹光管的、銅製的、木刻的、油漆的、膠片的,甚至近年興起的LED、噴畫等,無處不在,縱橫交錯,形成了獨一無二的城市面貌。從前,很多店舖都是一脈相承的家族生意,一門長遠的事業。店面的招牌代表着字號的商譽,必需大方得體,是店舖的視覺形象。傳統招牌,中文字多找書法家代為題字。人脈關係廣或財雄勢大者,可找著名的書法家或文人題字;樸實點,可找專門製作招牌的字匠。招牌的用料以耐用為主,如黃銅、鐵、木材、石米等,至較後期的不鏽鋼、水晶膠、阿加力膠片。耐用物料能豎立穩健、可靠、信譽等形象。當下的香港,租金飆升,加上市區重建,具歷史價值及本土傳統美學特色的店舖招牌已經買少見少。

理工大學校園導向

經紅磡海底隧道由九龍過海,進入隧道前,會見到紅磚外牆的理工大學建築群。除了紅磚外牆,一幢幢的圓柱體也是理大的建築特徵。近年,校園內多了幾幢打破了紅磚圓柱格式的獨立大樓,風格迴異。我在理大工作,每逢有訪客,見面的第一句話總是:「我迷路了,好難找啊!」為什麼呢?

點心紙設計一瞥

上茶樓一盅兩件是不少香港人週末的家庭活動。從前,大部份茶樓都以點心車把點心送到客人的餐桌旁供選擇,現在大多先以點心紙落單,稍候一會才把即點即蒸的點心奉上。 點心紙有幾個功能:讓客人知到有那些菜式供選擇;讓侍應生把客人所選的點心落單;讓廚師把客人選擇的點心做好;客人用膳後讓出納員埋單計數。同一張表格需要為最少四種不同的用戶設計,殊不簡單。點心紙其實是表格的一種,和申請表和報稅表等有相似之處,都是用以擷取資訊的溝通工具。良好的表格設計,提供的選擇要清晰,填寫的位置要突出,不要給填寫者有難以填寫或模稜兩可的感覺,避免出現誤填的情況。誤填令擷取資訊者無法取得所需資訊,導致耽誤時間或表格作廢等資源上的損失,也令客戶生厭。

iOS7與扁平化界面設計潮流

蘋果電腦今天發佈了全新的iOS7操作系統。不出所料,界面設計秉承自Windows Metro後流行的極度扁平化風格。界面的操控,再不倚賴模仿實物機械操作的「擬物化」(skeuomorphic)視覺語言,進而發展至幾乎全無立體感的扁平化設計。這次升級,仿皮革紋理的行事曆不見了,稍微凸起的按鈕消失了,以至半透明的對話框都沒有了。當然,我要討論的,不是風格或潮流,而是這扁平化界面設計的互動體驗和信息設計的關係。

平面設計=形象工程?

對一般普羅大眾而言,平面設計師所做的,不外乎標誌、海報、宣傳小冊子之類的市場推廣工具。平面設計這行業似乎沒有廣告設計般廣泛為人熟悉,或者覺得兩者根本沒有分別。平面設計師的工作,對很多人來說或許不甚了了,可有可無。除非你是名聲遐邇的設計師,以獨一無二的設計風格、潮流觸角、或者無數的獎項招徠,否則很難贏得客戶的信心。薄有名氣的平面設計師,似乎都有著攝人的氣魄,衣著入時,才氣橫溢,懷有所謂的藝術家脾氣。平面設計師所處理的,一般都是風格上的問題:怎樣提升品牌的格調、品味。設計就是棄掉老套呆板、枯燥乏味的東西,令其價值有所提昇。 說穿了,一般平面設計師所負責的,就是形象工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