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few thoughts on text and typography

一些關於文字與文字設計的零碎思考

節錄自本人2009年選修科「文字設計:法則與破格之爭」的講義

1
「出口成文」這句話意味著「言」與「文」之間有異。言,是一種線性的表現,抓不住,隨著時間而流逝。內容的結構、意義、思想的分野,用抑揚頓挫表達。文字,或文章,把言語凝固了,是一個可以儲存而隨時翻閱的記錄。文字亦可有抑揚頓挫。文字的抑揚頓挫有賴作者和文字設計者之間無間的協作,是時間與空間的凝動。文字能做到的抑揚與頓挫比言語豐富得多,也沒有被線性的表現規限著。但文字的抑揚頓挫也會因載體的限制(如頁面的尺寸、屏幕的分辨率等)而不得不讓步。

抑揚:字符本身的屬性,如大小、粗細、字體、顏色等(graphical attributes)
頓挫:空間配置,如遠近、靠齊、疏密、網格系統等(spatial attributes)
抑揚與頓挫皆有著時間和互動的性質

2
書籍是一種制式(format)。它的形成可說是因利成便。書籍容許讀者跟作者作一個近距離的接觸:閱讀的時候你和作者只是一手臂距離之隔。你的視線範圍可完全被書本包圍而對週遭的環境一概不理。閱讀可以很私密。遠距離看,其他人並不會察覺到你正在讀什麼(見Alberto Mangual的A history of reading)。文章必然是線性的嗎?一本書不一定要從頭讀到尾,不論作者與設計者是否有這個期望。隨便翻開一頁也行,可以很隨機。

公開、給大眾的閱讀又是怎樣的呢?字是一個印象,不是物件而是符號,需要載體盛載。當字變成物件,有重量、質感、佔據著空間的時候,閱讀是怎樣的經驗?碑記、招牌、等佔有實質空間的文字,有著什麼的意義?(筆劃)、字、詞、句、(行)、段、(頁)、節、章、本⋯⋯這等結構,空間的調整、布白,在立體或互動空間上可以怎樣展現?

3
英文的writing一詞,沒有說明“寫作”和“書寫”之間的關係與異同。Writing意味著寫作與書寫是同時進行的:內容的思考與建構,跟形式(form)同出一徹,不可分割。Writing有著當下的感受。手稿、書法等,用於設計有什麼效果?

4
聽覺的韻律(auditory cadence)、音樂的韻律(musical cadence),視覺的韻律(visual cadence),這些關係會是怎樣的?感官體驗(felt experience)與閱讀體驗(read experience)的關係是什麼?文本、文章體裁、制度、字體、載體、物料、情景的關係(typography is a meta language)。

Categories typography
Tags , ,